咨询热线:杭州国际快递QQ:332638377

杭州DHL恰逢被德国邮政收购

2020-09-05

  2000年,宝隆洋行被美国主机系统软件提供商ASG公司收购,不到一年时间,又被甩卖给德国的丹沙货运公司(Danzas)。
  此时,杭州DHL恰逢丹沙被德国邮政收购,随后德国邮政又完成了对杭州DHL的收购。2003年底,德国邮政全球网络将其下属所有的快递和物流业务整合至一个单一品牌——DHL(敦豪),而敦豪旗下的合同物流业务则被冠以DHL Solutions(敦豪物流)的新称谓。 
正是这几次相互关联却又偶然的收购,成就了DHL在中国的物流起点。敦豪物流在中国完全传承了宝隆洋行的血脉,其国内物流业务的大单子全部是宝隆洋行时代遗留下来的,尽管连续收购带来的振荡让管理层纷纷跳槽,但在操作层面敦豪物流仍保留了宝隆洋行时代的班底。
不过,在正式归于敦豪门下之前,多数时候以“森泰飞” 名号出现的合同物流业务,已经没有了过去的荣光和激情。频繁的并购和上层的震荡,让这家公司一度失去目标,而在敦豪物流统一品牌之初,这种情况也没有得到改观。
受困于快消品,竞争力大不如前
  对快消品以外物流领域的不熟悉,使敦豪物流一开始选择了相对保守的战略。2004年下半年之前,敦豪物流几乎是机械式地沿着宝隆洋行时代的轨迹前行。得益于宝隆洋行时代创下的口碑,敦豪物流在很多公司眼中还有着很强的认同感,但随着以宝供为代表的民营物流公司的崛起,市场的游戏规则逐步发生转变。 2003年后,越来越多的3PL蜂拥而至,以低价对货源进行抢夺,加之运输市场在超载的恶性循环中无法解脱,整个合同物流市场陷入价格混战无法自拔。
   快消品行业是价格战的重灾区,随着同行业竞争的加剧,利润大幅缩水。雪上加霜的是,在中国跑马圈地的时代已过,甲方公司更注重节省成本,物流费用的削减首当其冲。开发新的客户越来越难,维护旧客户也遭到低价格的挑战。但此时恰是中国全球化最快的时段。杭州DHL跨国公司不仅向中国转移制造业,也开始瞄准中国的国内市场,在他们重新规划的全球供应链框架下,要求物流公司提供更多的跨地域甚至是跨国家的协调。
这种趋势在消费电子、汽车、半导体等行业表现得尤其明显,面对这些可以给物流带来更大附加值的行业,敦豪物流却表现不出任何竞争力。
逆水行舟,杭州DHL不进则退,敦豪物流危机四伏。2004年之前,其业务额始终徘徊在每年2亿元之下。宝隆洋行全盛时期的辉煌仅存在于人们的回忆中,奇迹似乎再难复制。 
http://www.tianjinfedex.com/